赚钱的方法百度广告困境:代理商无奈 广告主逃离

作者:农村做什么赚钱日期:

分类:农村做什么赚钱

广告商和代理商正在逃离。

张远是一个商业服务平台的渠道推广总监,负责在百度、今天的头条和其他平台上投放广告,帮助公司获得销售线索。去年,他在百度上投放了不到200万条搜索和信息流广告。今年4月,百度销售额直接授予他一份年薪800万元的合同。

他对百度有很多抱怨,大约有几百万。今天的头条新闻将由导演级别的人访问,他们还将由代理人陪同,协助操作发布会的后台。百度没有任何服务,转换效果非常普遍。“我告诉百度销售,要价太高。另一方说上面有死亡令。”

张远一直拖拖拉拉,因为今天的广告平台除了百度还有很多选择,比如今天的头条和腾讯。百度对中小企业的主导地位不再像个人电脑时代那样强大。

百度五星级代理商的负责人刘淑泽感觉到了来自百度的巨大压力,如果他不能完成任务,就要扣钱。刘表示,今年前两个季度任务尚未完成,今年下半年也没有完成的希望。

刘舒主要为传统行业的客户服务。十多年前,当他第一次开始担任百度代理时,百度仍然是新媒体的代表,受到客户的追捧。当时报纸和杂志逐渐被忽视,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像传统媒体。

在他的印象中,他所在领域的客户交付策略非常保守,不擅长新媒体交付。但是当刘舒今年去见一个客户时,对方走过来问小红书是怎么玩的,他们是否应该去小红书做广告,小红书平台是怎么赚钱的...刘舒感到困惑。

刘舒本来打算向客户介绍百度的推出策略,但他发现对方也推出百度很多年了。他对所有细节都了如指掌,不需要。

百度的财务报告也反映了公司的糟糕状况。

今年第一季度,百度14年来首次亏损,收入177亿元,同比仅增长3%。8月20日,百度发布第二季度盈利报告,显示百度第二季度总收入为263亿元(约合38.4亿美元),同比增长1%。百度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下降62%。其中,网络营销收入192亿元,同比下降9%。

一位百度高管告诉《用户界面新闻》,百度高管去年意识到今年收入增速放缓。除了外部因素之外,业务团队的思维相对陈旧,对产品和服务的认识没有重复。这也是一个相对较大的问题。

许多接触过百度广告业务的人认为百度目前的状况主要是由自身造成的。

躺下来赚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据内部人士称,百度的舒适生活确实持续了太久。

一名前百度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关于百度的早期状态:赚钱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一些代理商拓展客户的方式非常简单和粗糙。他们选择一家企业,首先帮助该公司注册一个好的账号,然后打电话给对方百度启动它。

代理人经常说,如果你不发布它,其他人可能无法在百度上找到你——这是中小企业主难以拒绝的原因。

毕竟,百度是个人电脑时代最重要的交通入口。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表示,当时,百度不需要对其产品进行任何创新,也不需要做出任何增加收入的努力。它只需要增加几个广告点。

百度对流量进入的垄断曾使其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场价值最高的公司,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98%以上。

但是在移动时代,百度逐渐失去了它作为交通门户的地位。分水岭是2014年,微信、今天的头条、颤栗和其他应用相继崛起,改变了用户获取信息的习惯——用户更习惯于被“喂”而不是“搜索”。

在这种情况下,广告商也有更多的选择。

另一方面,百度的搜索商业产品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也趋于稳定。许多广告商回应说,搜索所消耗的广告费用基本上是相对稳定的,不会像信息流那样被收取或花费。

外部竞争环境和百度长期未能创新商业产品,再加上宏观经济形势,共同导致百度广告收入增长停滞。

上述百度高管表示,自去年以来,百度管理层一直在做出调整的决定,并且酝酿已久。现在应该更早了。

最终,百度将收入增长问题归咎于该搜索公司的前总裁,并在5月17日发布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时向海龙宣布辞职。

百度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企业集团,人员变动频繁。沈晃成为了移动生态企业集团的负责人。负责商业产品的前副总裁吴海峰、负责创新业务的副总裁郑子斌和负责销售的副总裁顾郭栋辞职。老兵史有财被召回负责销售系统,并向沈晃汇报。

上述高管表示,百度目前的业务变化主要在于对产品和销售服务的态度。在产品方面,农村做什么赚钱,百度发布了爱凡客户关系管理平台,为客户关系管理服务提供商提供企业客户关系管理开发的全过程服务解决方案。在销售服务方面,销售需要更加面向服务,更好地理解客户。

但是广告商会为这些变化买单吗?

更聪明的广告商

经过几年的广告宣传,张远今年的广告策略发生了很大变化。

首先是搜索。到目前为止,百度搜索仍然是广告商的必要选择,但今年广告商显然变得更加理性。

轻松赚钱好评炒信,差评敲诈,追评当广告!部分网购评

信用评价原本是为了规范商业行为和保护消费者权益,但它催生了一个“购买有利评论”、“删除不利评论”和“接受评价”的网络来评价黑灰色产业链。“购买的赞扬”模糊了消费者的眼睛,“需要好处但无法获得的坏评论”也令企业恼火。充斥着广告的垃圾评论浪费了公众的注意力。相关专家认为,应该用法治的刚性“牙齿”和制度的“肌肉”来维护消费者评价信用体系,创造一个清洁健康的网上商业环境。

信用评价赚钱的“三大花样”

购物、餐饮、电影等网站上,客观、真实的用户评价,是消费者甄别商品和服务是否靠谱的重要依据。然而,部分评价被利益裹挟,滋生出赚钱的“三大花样”。

花样一:“删差评”,职业差评师假借社会监督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梁女士是甘肃陇南的一位农村淘宝网店店主,去年她遇到职业差评师“碰瓷”:由于当时对政策了解不透,她以为自家生产、不打农药的农产品就是绿色产品,便将“绿色产品”字样写进了产品描述中。有一个买家下单后,以产品没有绿色认证为由,提出不给赔偿就举报,最终以赔偿400元了结。梁女士后来才知道这位买家是以干差评职业为生的,产品“绿色”不“绿色”倒在其次。

花样二:“买好评”,刷单炒信助推销量。一些电商经营者反映,网店运营成本不断走高,不借助“刷单”“买流量”等“潜规则”将被市场淘汰。电商平台和商家对自身信誉和评价的重视不仅表现为“差评删除需求”,也体现为“好评返红包”,甚至花钱买好评。刷单评论的价格从5元至几十元不等,职业好评师以此牟利。

花样三:“收评价”,消费者闲置评价异化为商品,评价位可当广告位出售。记者网上浏览多个商品看到,不少评价“文不对题”:明明商品是一件衣服,但评价里却是一款鞋子的广告推广内容。一位收评价的“黄牛”告诉记者,完成一次任务可立结3元。为了确保广告曝光率,“黄牛”只收月销售达到500件以上的商品评价,而且只收追评。

虚假评价已形成黑灰产业链

职业好评、差评、“收评价”已经形成了一条专业的灰色产业链。记者调查发现,在QQ群里,充斥着大量“好评”“差评”“收评论”相关群组织,有的群成员高达400多人。记者加入一个差评群发现,他们操作非常隐蔽,在群里不能发言,只有通过加某个群主才能获取信息,以防被封群。

据一位办案法官介绍,刷单群体的主要操作是通过聊天工具联系“卖家”接受任务;刷手到“卖家”店铺虚假下单并支付款项,“卖家”发“空包”;刷手虚假收货并给予好评;“卖家”将刷手支付的款项返还给刷手,农村做什么赚钱,并支付一定费用,刷单完成。

一位从事淘宝男装销售的商家宣先生说,遇到过以公司形式不停对店铺进行批量攻击,而且使用多个小号,一上来就跟你讲法律条款,十分专业。宣先生透露,一般一个单子索赔500元左右,这正好达不到处罚标准,也一般不会引发商家十分剧烈地反抗。

“in有”电商平台品牌总监明廷宝告诉记者,有时候几条恶意差评会对平台的获客、供应链、客服带来极大压力和额外负担,特别是对初创的中小型电商打击巨大。尽管现有技术手段能够对买家行为做出一定的甄别,但职业评价师往往能够巧妙规避相关规定。

据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部门统计,数百个职业索赔团伙仅在2018年就做了超过10万个投诉举报。而在广州、上海一带数字经济发达地区,有些工商所每年收到的恶意举报超过5000个,少数团伙炮制的投诉与诉讼,比全国消费者提出的总和还要多。

构建健康的营商环境仍需各方努力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络交易量越来越大,提高虚假评价监督治理力度,营造良好网购环境日益迫切。刷单炒信、职业打假的现象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从首例“刷单入刑”案到首例电商平台诉恶意差评师网络侵权案,一些不法分子付出了代价。

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周辉认为,有些案子追究了当事人刑责,但只是针对整个产业链上的某些个体。综合防控体系仍然缺少,例如对恶意注册账号的行为性质认定。数字经济治理需要分工共治,事前、事中应该交给社会组织和平台;行政执法和司法主要集中在事后对于恶意行为严厉打击上。

根据电子商务法中“15天等待期”的相关规定,一旦遭到权利人投诉,店铺的商品链接就要下架15天,给了恶意投诉者可乘之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建议,在电子商务法具体落地的过程中,给予平台自治一定的空间,抑制恶意行为的进一步泛滥,为创设更加良善的营商环境提供制度保障。

近年来,各大互联网平台也在致力于消除恶意差评的负面影响。
#p#页面标题#e#

“针对互联网不法行为层出不穷的现状,要做到‘老法条、新解释、新生命’。”浙江大学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说,像恶意投诉、恶意差评等骚扰行为,如果没有达到诈骗、敲诈的程度或数额,短期内可以解释为破坏生产经营罪,但长期来看增设妨碍业务罪更有利于治理恶意行为。 

(原题为《好评炒信、差评敲诈、追评当广告,部分网购评价成为赚钱工具》)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