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宇网赚梦想加:空间赚钱还要产品值钱,才是联合办公的致胜王道

作者:农村做什么赚钱日期:

分类:农村做什么赚钱

原创标题:梦想加:赚钱的空间和有价值的产品,是赢得联合办公室的最佳方式

在共享经济发展的浪潮中,中国联合办公行业经历了三年的快速发展。从2015年开始,高峰时期共有多达3000家联合办公企业。经历了野蛮的增长后,联合办公行业正面临着一个改组时期。目前,市场上有品牌规模的公司不到10家,如WeWork、DreamWorks和Youke Workshop。

改组的背后是中国巨大的市场。iiMedia Research(人工智能媒体咨询)的报告预测,2018年中国联合办公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超过600亿元,预计到2022年将超过4100亿元。

高力国际的统计数据显示,随着租户对办公空间灵活性需求的增加,联合办公空间将保持30%的年增长率。到2030年,30%的办公空间将是联合办公空间,跨国公司将成为联合办公空间的主要用户。

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企业如何才能具有持续的竞争力,成为行业领导者?在梦加创始人温孟非看来,持续投资智能科技研发、持续创新和健康运作是长久基础的“法宝”。

正如温孟忠毅所说,有些是盈利的,有些是有价值的。“梦想为产品的未来价值增加更多价值,并将产品转化为长期和有价值的东西。”

裂变正在联合办公市场发生。

进入2018年,联办总部品牌阵营逐渐明朗,市场竞争开始加剧。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各大企业开始迅速扩张,兼并收购,并规划更多的一线城市和新的一线城市。其中,持续的行业重组和并购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深入探究这一轮“M&A浪潮”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看出。一方面,这是市场“适者生存”游戏规则下的必然发展结果。另一方面,也从侧面说明了行业内大多数品牌缺乏独立的产品开发能力,无法形成差异化门槛。即使它们在合并后成为所谓的“最大”大众创造空间,它们的本质只是拥有“更多数量”的合作空间站点,而仍然没有建立起强大的品牌护城河。

最近,《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软银日本正在谈判以150亿至200亿美元收购WeWork的多数股权,投资可能来自愿景基金(Vision Fund)。如果谈判达成,这不仅是日本软银成立以来最大的投资,也是全球科技企业创业领域最大的单项投资。

在中国建立联合办公空间品牌的梦想也加快了融资和扩张的步伐。一群大型知名资本公司向他们的梦想伸出橄榄枝。2018年8月,dreamplus获得了战略资本、通用大西洋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普莱森特资本、大洋链接、M31资本和先锋长青投资牵头的1.2亿美元c轮融资。这一轮融资创造了国内联合办公和办公服务业最大的单一融资记录。dreamplus也成为办公服务领域唯一完成c轮融资的品牌。

温孟非告诉记者,dreamplus已经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综合服务产品系统“办公即服务”。随着产品越来越规范和完善,健康的运行模式得到了验证。dreamplus在保持所有单店健康和盈利的同时,已经开始不断更新布局和扩张速度:仅在2018年上半年,合同面积是过去三年的五倍。从今年6月开始,北京和成都以接近每周一个新空间的速度相继开放,成为两地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

截至8月,梦乡已在北京、成都、上海、杭州、Xi等城市的核心商业圈运营了40多个空间,总面积30万平方米,平均入住率95%以上。

目前,国内联合办公品牌同质化竞争严重。企业正努力独自奋斗。合并是大势所趋。今年4月12日,我们中国宣布与裸心公司合并。优科工厂于今年1月3日、3月9日、3月26日、5月2日和10月17日收购了五个联合办公品牌。

客户基础日益多样化。

联合办公的广义定位包括大众创造空间、孵化器和联合办公,但三者的性质不同。在2016年之前,人们无法区分这三者,许多企业经常以三种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市场上。在发展过程中,行业开始细分,采取新孵化器的形式,如优科工作室(Youke Workshop)。一是与国际联合办公模式相结合,类似于WeWork和dreamplus。

优科工厂创始人毛大庆曾担任万科企业集团高级副总裁。充分发挥资源整合能力,调动政府资源、孵化器资源和供应商资源,构建创新孵化生态升级版。

然而,梦工厂所代表的企业从其业务开始就一直致力于“办公服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根本区别。”温孟忠毅表示,梦之旅的商业模式是提供高质量的办公服务,解决客户对办公体验的担忧。小的创业团队和大公司的团队都是办公室工作人员,这些团队可以在一个共同的办公空间和谐共处。

用户可以打开智能门禁、预订会议室、打印所需文件、连接投影仪、摄像头、远程会议设备,并扫描智能咖啡机上的二维码,只需打开手机微信并扫描即可轻松喝到一杯热咖啡。

猫粉网赚任务香港小学生义卖学赚钱理财之道 获利800港元全捐

新华社3月5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希望从小培养“金融专家”,因此推出了“德才兼备的金融学校计划(Financial School Plan)。目前,已有五所学校加入。大埔旧墟公立学校(宝武路)参与计划,帮助学生掌握财务管理方法,例如如何赚钱,以及如何透过买卖旧书等活动花钱。

学生们学习如何通过慈善销售赚钱。图片来源:香港大公报/大埔旧墟公立学校(宝武路)照片

香港大埔旧墟公立学校(宝武路)于2018年9月加入该计划,透过各项活动教授学生财务管理知识。参加该课程的六年级小学生陈晨桥是慈善义卖中获利最多的团体成员。她的“赚钱方式”是通过有趣的环保游戏吸引许多消费者“自掏腰包”。

这款游戏将消费者视为北极熊。为了找到食物,他们手中的戒指必须扔向由卫生纸管制成的“鱼”。然而,这些“鱼”周围有很多垃圾。扔鱼不容易。“我们希望通过游戏让每个人都知道北极熊的生存危机,并呼吁每个人不要乱扔垃圾。”

陈晨桥表示,5元(港币,下同)有7次机会参与游戏,4次抛出“鱼”,送出团队制作的手绘书签。然而,无法送出的书签以1比1的价格售出,最终总利润为800元,全部捐赠给世界自然基金会。

生平第一次赚钱的经历突然激起了陈晨桥对财务管理的兴趣。她说新年的钱将由她母亲存入自己的银行账户,她计划先存起来,然后用它开艺术相关的商店。

然而,她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例如,购物变得更加理性,她的物品不会放错地方,丢失的东西也比以前少了。

该项目负责人、香港中文大学新亚学院顾问庄泰亮表示,该项目将从汉英数学(中文、英文、数学、常识)学科课程、非学科课程和环境氛围三个方面教授货币与银行、收入与税收、储蓄与投资、支出与信用方面的知识。高年级学生还将增加消费者权利和责任、财务规划、安全和风险课程,农村做什么赚钱,以支持学校成为一所优秀的“德才兼备的金融学校”。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